一位医生的转变

本文选自雷~斯丹博士《别让不懂营养学的医生害了你》。因既有故事,又有专业,特选登在此,但并不代表本人全部同意他的观点。

一位医生的转变

随着我妻子的健康不断的恶化,我的心情低落到了极点。但是我不仅是一个焦虑的丈夫;还是一名医生。作为一名有着30多年经验的医生,我习惯于回答各种医学问题。从科罗拉多大学医学院毕业,并在圣地亚哥墨西医院完成了研究生学习后,我就在南达科他州西部一个小城市里成为一名成功的家庭医师。期间我遇到了莉斯并与她结了婚。她有一些健康问题,但是莉斯坚信只要她嫁给医生,她的健康就能改善。她错了!

不久以后,我们的家庭增添了3个不到4岁大的孩子,繁忙的莉斯变得更加虚弱了。每个带孩子的妈妈都是很累的,但是莉斯看来却是不同寻常的疲劳。虽然她只有30岁,但是她告诉我她感觉自己已经60岁了。

随着时间的过去,她出现了需要更多一些药物治疗的症状和健康问题。到我们结婚10周年的时候,莉斯已经疲劳得经常挪不动动步子。她承受着持续的全身性的疼痛、无法抗拒的疲劳、可怕的过敏症、反复的鼻窦炎和肺部感染。

在经过了检验和判断之后,莉斯的医生最终诊断她为肌肉纤维痛。其躯体反应包括一系列的症状——其中最坏的是慢性疼痛和疲劳。

在过去,肌肉纤维痛被称为由心理问题引发的风湿病(psychosomatic rheumatism ),医生们相信这种疾病的根源实际上来自于病人的精神。但是我们随后发现肌肉纤维痛其实是一种真实存在的、可以测量的疾病——我在看到我的妻子所受的痛苦之后就能确定这一点。

为了能够继续坚持她所热爱的事业:训练和驾驭马匹进行马术表演,莉斯愿意去做任何尝试。但是当时她的疼痛和疲劳剥夺了她与心爱的动物一起工作的时间。她变得如此的疲劳,以至于晚上8点就必须上床了,但是她还是挣扎着去完成一些基本的家务劳动。

由于肌肉纤维痛是无法根治的,我所能做的事情只是让莉斯用持续的药物治疗来减轻她的症状。我让她在晚上睡觉时服用阿密曲替林来帮助睡眠,服用抗炎药物来减轻疼痛,服用松弛肌肉药物,使用吸入药物抑制她的哮喘和花粉症,服用特非那因来治疗她的过敏症,而且最后不得不每周带她去打抗过敏针。虽然经过我的努力,服用了所有这些药物,但是她的健康状况还是在逐年恶化。

1995年1月,莉斯和我讨论后认为多做锻炼可能对我们彼此都有帮助。我们开始增加体重并且制订了一个新年计划来恢复健康。莉斯很努力,但是结果却适得其反。一次接一次的感染使她一直病痛不已,而且抗生素也往往不起作用。

3月份的时候,她得了一场严重的肺炎。她呼吸非常困难,因为一侧肺叶已经完全感染而被堵塞。负责治疗她肺部的医生们非常担心它无法治愈,甚至可能需要进行外科手术进行摘除。我们咨询了一位传染病专家,他给莉斯使用了静脉抗生素注射、类固醇和喷雾治疗。幸运的是,肺炎终于在两周内痊愈了。但是她的咳嗽却一直不断,而且她还不得不持续进行了数月的大剂量药物治疗。

但是最让人担心的还是她的疲乏症状现在已经发展的更加严重了。莉斯每天只能下床活动大约2小时。她的哮喘和过敏也很严重,她是能偶尔走到马棚去看一下她的马。莉斯病得如此严重,孩子们只得轮流休学呆家里照顾她。长期卧床使她连看电视或者阅读也感到非常虚弱。虽然我在外表看来还是专业人士,但是内心却变得越来越绝望。

我拜访了几次肺病专家和传染病专家。他们向我保证他们已在诊断莉斯时尽了最大的努力。当我问及她多久才能康复时,答案是6到9个月——或者也许永远都不能康复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我们家的一个朋友告诉莉斯,她的丈夫也曾经得过那么严重的肺炎和经历过明显的疲乏。他使用了一些营养补充药物,这些药物使他重新获得了力量。莉斯和她的朋友意识到我反对维生素补充疗法,所以莉斯知道她在试用它们之前要获得我的支持。但是,当她咨询我的意见时,甚至我自己也惊讶于自己的回答:“亲爱的,你可以尝试任何你想做的事情。我们这些医生显然对你没有任何帮助。”

说实话,我当时对营养或营养补充几乎一无所知。在医学院的时候,我在这方面没有接受过任何有意义的指导。我并不是一个特例。在美国,只有大约6%上午本科医生接受过营养学的培训。医科学生可以选修这一课程,但实际上并没有多少人这么做。正如我在《介绍》部分所说的,多数医生的教育都是疾病导向的,而且非常强调药剂学——我们学习药物,学习为什么和在什么时候使用它们。

由于人们尊敬医生,他们假定我们这些医生在与健康有关的任何问题方面都是专家,包括营养学和维生素。在我改变对营养药物使用的看法之前,我的病人经常问我一个同样的问题——“你是否相信服用维生素能改善我们的健康”。他们购买了各种各样的营养药,然后带到诊所来让我检查。我会皱皱眉毛,然后用我最机敏的职业表情仔细的检查上面的标签。我会把瓶子还给他们,然后说这东西对他们完全没有帮助。

我的动机其实是好的:我只是不希望人们浪费他们的金钱。我原来的确相信这些病人不需要补充营养,相信他们能从合理的膳食中获得所有的维生素。毕竟,这就是我从医学院学到的东西。我甚至会引用一些医学研究来证明服用维生素可能会导致危险。但是我没有告诉我的病人,我并没有花上哪怕一分钟的时间去考虑那些数以千计的,已经证实了营养补充对健康有益的科学研究。

但是,我该拿我病重的妻子怎么办呢?我在办公室里也许还能保持职业的魔力,但是在家里,我只是另一个随着妻子的日益衰弱而看上去完全无助的丈夫。我实在没有什么选择,所以我对莉斯说:“开始干吧,试一下维生素。你还有什么可失去的呢?”

第二天,她的朋友买了许多维生素药物来到我家——主要是抗氧化剂:例如维生素E、维生素C和ß胡萝卜素等可以保护身体免受氧化损伤的营养药物。莉斯急切地把它们吞了下去,还喝了两杯保健饮料。让我吃惊的是,不到3天的时间,她就明显感觉好多了。我为她而感到高兴,但是同时也很不解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莉斯获得了更多的精力和力量,她甚至能够很晚睡觉了。坚持3周吞服了许多药片和喝掉了许多看上去很奇怪的饮料后,莉斯感觉非常良好,所以她停止了服用类固醇和喷雾治疗。

3个月过去了,一切都在逐渐改善,莉斯的健康完全没有倒退的迹象。她多年以来都没有这么强壮,并且散发出全新的生命力。当她训练和照顾完马匹回来的时候,我看到了她双眼中闪现的光芒。她不仅能够完成马棚中的工作,甚至不再对干草、麦芒和尘土过敏。她不再一吃晚饭就瘸着腿爬上床,而是直到半夜十一、二点才去睡。现在轮到我变成最早上床的了。

这是怎么一回事?我完全目瞪口呆了。

如果我没有亲身经历这一转变,我是永远也不会相信的。当一切医疗手段和药物都无效的时候,难道这些“怪异的维生素”真的有可能使我的妻子恢复了健康吗?莉斯不仅两侧肺叶都已从肺炎中康复,而且她的肌肉纤维痛的症状也得到了戏剧性的改善。由于肌肉纤维痛的确是无药可治的,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这到底是上帝制造的奇迹,还是说莉斯最近获得健康是由于那些——令人可怕的——营养补充剂呢?

作为一个接受过医学训练的人,我很自然地做出下列举动:我决定亲自进行自己的临床实验。我检查了自己的医疗记录,找到了5名病情最严重的肌肉纤维痛患者并约他们来我的办公室。(一位医生约见病人——情况真是完全反过来了。)我把莉斯的故事都告诉了他们,并且建议他们考虑补充营养。我告诉每位病人,我不确保这种“参考疗法”真的有效,但是的确值得一试。

典型的肌肉纤维痛患者都是非常绝望的,所以我的5位实验对象都非常积极配合。经过大概3到6个月的一段时间之后,所有这几位病人都反应说补充维生素以后病情得到了改善。并不是每人都像我妻子那样戏剧性的地重获了健康,但是他们都受到了鼓舞,充满了希望。

这些妇女中有一个病例非常严重。她曾经向梅约医院(Mayo Clinic)和其他两家疼痛专科医院寻求救助,但是由于肌肉纤维痛的确没有有效的医疗手段,所以她无法得到根本性的解脱。一年以前,病痛给她带来的折磨曾使她企图自杀。现在,在服用了这些维生素以后,她给我家打了一个电话并在答录机上留了一个口讯。她在说话的时候明显是泪如雨下的:“斯全德大夫,感谢你拯救了我的生命。”

说明:

雷~斯丹博士不是体制内医生,他是私人家庭医生,类似中国正在兴起的健康管理师。正因如此,他才能有足够的学术自由,来研究营养素对于疾病的干预治疗作用。他所做的工作,其实就是我们北大健康课题组营养调理师一直在从事的工作。

学以下营养调理系列课程,请加微信15377617365!

让美丽不氧化:营养与女人病
让年轻不衰老:营养与老年病
让血管更干净:营养与心脑血管病
让妈宝更健康:营养与孕婴童
让慢病无影踪:营养与常见慢病
让健康有保障:营养调理师精英班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语凑 » 一位医生的转变

赞 (2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