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“玩不玩”水彩

人们都希望能亲眼目睹彩虹,不仅在于它的美好寓意,同时也因为这一场可遇而不可求的色彩表演。

在我看来,每一次水彩创作的感受便如同目睹彩虹,而这一场表演是全权由自己的一竿笔、一丁点儿颜色、一碗清水组成。我很享受这一过程,似恋爱一般。恋爱时我无法掌控一切的客观因素,绘画时我掌控不了空气里的湿度、温度,甚至不清楚这笔头是多放了一点蓝还是红成为的紫色。我更愿意让所有知觉自由的流淌在画纸上。

你“玩不玩”水彩

水彩有干、湿画法之分,湿画法的效果往往可遇而不可求。像不可知的未来一样令人心生向往,画水彩于我就是“玩水”。我常将“游泳”叫“玩水”因为不会游泳,喜欢在洗手时“玩水”让水从指缝中穿过,有次在北京某饭店“玩水”,被奇怪的盯了很久,因为这种浪费水的行为。画水彩这种“玩水”行为,水色交融,色彩之间通过水媒介自然浸染衔接,清透、灵动。它会随着情绪波动而留下不一样的痕迹,像在无声的吟诵,只有我与能找到共鸣的你去读懂它。

艺术被“赐予”各种类别名称,人们普遍认为艺术是需要意义的,特别是“看不懂的艺术”。而我认为艺术并不需要条条框框去做限定,只要是能被我感动的,我都认为是好的。以“玩”的态度去与它对话,就能找到自己,因为它也是你的一面镜子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语凑 » 你“玩不玩”水彩

赞 (2)

评论 0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登陆 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