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待》系列之创作

支离破碎的记忆在进行梦与真实的较量,我常常以为它是梦,可它像发生过一样,又那么真实。

很多奇特的事情是从镜子开始的。婴儿第一次和自己见面是在镜子前,他在不停的拍打面前这个小朋友,以为是和自己疯玩的对象。随着你笑我也笑,你哭我也哭的事情发生,他们开始思考镜子里的人,开始思考自己。

除了思想是跟着自己的以外,我们其实对自己很陌生,所有每次看到有反光物就不免多看自己两眼。我们是喜欢照镜子的,并且都会好奇别人看到的我跟自己看到的一样吗?而且每个人看到的自己不一样,又会审视自己,镜子里的自己是不是自己,有想从镜子里的自己透析自己的欲望。

小时候与表姐玩“躲猫猫”的游戏,总是躲进了一个两面镜子形成的夹角里,我可以从很多个角度看到自己,看到很多个自己,我越想看到最远处的自己,越感到窒息式的不安。这种特别的感觉一直存在我的脑海里。

通过这个创作我想找到更多种的自己的可能性。我喜欢一切与玻璃、镜子相关的的影像。破碎的玻璃镜照见的人脸,水晶球里的城堡都有着吸引我的气质。一次偶然的机会看了电影版《弗里达》,她有着不同反响的美丽气质,特别是她对生活态度和艺术创作态度震撼我的思想。在幸福和健康双双离开这个可爱的人儿后,她找画笔陪伴自己,在镜中观察审视自己,学会了表现自己的内心的跃动、炽热、无畏和脆弱,将情感的生物学真实的展示出来。

《待》系列之创作

这世间有这样一种人,造物者赐予她非常人的深重苦难,只是为了激发她灵魂深处的渴望,让她展现出暗藏的普通人没有的璀璨光芒。生命的枯荣是有规律的,但意外总是猝不及防。

弗里达的乐观与坚强很是鼓舞我,并且她成功的通过审视自己、认识自己并表现自己而感染世人。这组作品以《待》为名,以弗里达为对象,用浓丽的色彩背景作烘托,着重表现她一字眉间的宁静。而在这在一字眉间,我仿佛是想看见未来的自己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语凑 » 《待》系列之创作

赞 (1)

评论 0

评论前必须登录!

登陆 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