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国波旁王朝国王路易十四逝世

1715年9月1日 (农历八月初四),法国波旁王朝国王路易十四逝世。

法国波旁王朝国王路易十四逝世

路易十四 LouisXIV ( Louis XIV ,1638年9月5日-1715年9月1日),法国波旁王朝国王(1643—1715年在位),是世界上在位时间最长的君主之一。

朕即国家;构成国王的伟大和尊严的不是他的手中的权杖,而是他的手执权杖的方法;只有君主才有权利思考、决策,其它人只有执行的义务——路易十四。

路易十四,是上帝的宠儿,他在父母结婚23年未有生育的情况下,突然来到了人世。他是法国波旁王朝的第三任国王,他的祖父亨利四世为波旁的江山打下了坚实的根基,他的父亲路易十三时代,在政坛高手黎塞留的操控下,开始致力于争夺欧洲霸权。1643年,5岁的路易十四被母后安娜抱上了国王宝座,开始了他72年漫长的帝王生涯。

正如一位史评家所说的,在“太阳王”路易十四面前,即使是最自傲的帝王也会相形见绌。作为一个威名赫赫,充分享受权柄和荣耀的名君,应该具备什么条件呢?让我们来看看路易十四,他是“专制统治最完美的化身”。

首先,他必须充分掌握国家大权。路易十四幼年继位之后由太后安娜摄政,实权掌握在红衣主教兼首相的马萨林手里。从小马萨林就向他灌输君主专制的思想,教导他将来要乾纲独断。他10岁到15岁间,先后发生两次“投石器事件”,被迫逃出巴黎的颠沛流离使他刻骨铭心,更增强了他强化君主权力的决心。1661年亲政之后,他辛勤理政,事必躬亲,紧紧地将大权掌握在自己手里,不再任命首相,拒绝召开三级会议,在多次遭到高级法院的批评之后,又取消了高级法院对国王敕令的指摘权。他发表过许多君主专制的精彩言论,诸如“朕即国家”、“只有君主才有权利思考、决策,其它人只有执行的义务”等等。凡尔赛宫和巴士底狱,是他一软一硬的两个统治工具,巡按使和龙骑兵,是他伸向全国各地的爪牙。

其次,他必须个性突出,才华出众,而且有足够长的在位时间。路易十四风流一生,多才多艺,通晓天文、地理、解剖学等。他在位长达72年(实际执政时间54年),为欧洲历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帝王,给他的国家打下的烙印也特别深刻。

杰出帝王的伟业,至少还必须有一位理财能手和若干位叱咤风云的将军。对于路易十四来说,柯尔伯似乎是上帝特意恩赐给他的。这位财政总监的改革不但扭转了前任留下的巨额亏空,还给路易十四积下殷实银库,成为他发挥能量的后盾,而以杜伦尼和孔代亲王“双子星座”为代表的将军们,则通过炮火将“太阳王”的威名传播到欧洲各地。事实上,到了晚年,失去了上述人才的路易十四帝国已明显中衰。

路易十四发动的大规模战争有四次:1665—1668年与西班牙的“王后遗产战争”,1672—1679年的荷兰战争,1688—1697年与奥地利皇帝为首的奥格斯堡同盟的战争,以及1701—1713年的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。我们可以看到,路易十四执政的年份一半以上都处于战争状态。在这一系列战争中,法国总是处于以少打多的局面,这也许是因为路易十四外交的失败,也许是欧洲固有的“势力均衡”的理念在发挥作用。前两次战争法国以胜为主,取得了南尼德兰的一些领地。后两次战争,法国则以败居多,但也保存了一定颜面。成功地让他的孙子继承了西班牙王位,这也许是路易十四为他的波旁家族带来的最大礼物。尽管没能使法国扩张多少领土,但路易十四的战争还是改变了欧洲乃至世界的格局。他打击的重点是荷兰,经过半个多世纪的消耗,17世纪的海上霸主—荷兰明显受到削弱,而过多专注于欧洲大陆上的争斗,也延缓了法国向海外扩张的步伐,结果是英国人坐收渔翁之利。路易十四时代正是英国人逐渐建立起海上霸权的时代。

作为一代名君,还需要繁荣的学术文化和标志性建筑物作为粉饰。看看下面这些名字:高乃依、莫里哀、拉辛、拉封丹就可以看出路易十四时代文化的昌盛。他们的成就不能被当作路易十四的成就,但与作为“法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艺术赞助者”的路易十四对文化的赞助,也有一定关系。路易十四对科学发展贡献最大之举,莫过于他成立了法国巴黎皇家科学院(法兰西科学院的前身),并给予慷慨赞助。科学院在当时便吸引了霍布斯、卡西尼、惠更斯等一流学者加入,后来工业革命时代更是结出了无数改变人类科学面貌的累累硕果。而路易十四的名气,也部分得益于凡尔赛宫的富丽堂皇,这座世界建筑史上的经典之作花费了10年的时间和数不清的金钱。

在路易十四时代,由于法国炙手可热的国际地位,法语取代了拉丁语成为欧洲外交的通用语言,各国上流社会都以能讲一口流利的法语为时髦的标志。

路易十四认为统一的宗教信仰有利于他的统治。他在1685年颁布了《枫丹白露敕令》,废除了他祖父亨利四世在87年前《南特敕令》中确立的宗教宽容的国策,重开对新教徒的迫害。新教徒中有为数众多的熟练手工业者,带着他们的技艺逃亡国外、造福外国,这是路易十四为他的专制付出的代价。但路易十四时代,法国的海外事业取得一大成就,法国贵族拉萨尔勘察了北美洲密西西比河流域,向世界宣告整个密西西比河流域归法国国王路易十四所有,并将其命名为路易斯安那。

路易十四对历史的影响还有一点非常有趣。他因为身材较矮,便穿上了特制的15厘米高的鞋子以增强威严感,结果全国上下争相效仿,发展成后来风靡全世界的高跟鞋。当然,今天高跟鞋已经成为女士的专利,这也许是始作俑者路易十四所始料不及的。路易十四一生痴迷芭蕾舞,多次亲自参加芭蕾舞剧的演出,在他的倡导下,芭蕾舞艺术日臻完美,并逐渐成为风靡欧洲的时髦艺术。

路易十四用自己的言论和行动在欧洲重新诠释了“君主制”这个概念,使得在英伦三岛上民主宪政取得了一系列胜利的同时,欧洲大陆上却出现了一股强化君主专制的热潮。强化君主专制在当时的欧洲有其积极意义,有利于进一步消除地方领主的封建割据,为民族国家的形成准备了条件。但是,路易十四时期无休止的战争、晚年奢靡浪费的生活和贪污腐化的蔓延,使得法国财政状况重新恶化,也使得有识之士增加了对君主专制的质疑和反思。虽然路易十四离世之年到法国大革命爆发还有70多年,但多数史评家认为两者之间存在着必然联系。

由于“太阳王”在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发出的巨大能量,他在本排行榜中被排在第24位。

点评:路易十四的帝王生涯,可以用“好大喜功”四个字来概括。不过,作为历代“好大喜功”帝王中的佼佼者,路易十四的好胜心也推动了历史的发展,如加强了符合当时历史潮流的中央集权、繁荣学术文化等。攀比和虚荣心,有时也能够成为历史发展的动力。

赞 (2)
分享到:更多 (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